首页 >> 生活>> 对话花总丨揭秘土耳其“口罩猎人”幕后故事

对话花总丨揭秘土耳其“口罩猎人”幕后故事

2022-05-24 08:29:22 作者: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 
2020年超级黑天鹅事件——新冠病毒肺炎几乎影响了每个人的生活,口罩从此前的偶尔用品变成现在的每日必...

2020年超级黑天鹅事件——新冠病毒肺炎几乎影响了每个人的生活,口罩从此前的偶尔用品变成现在的每日必备品,制造口罩的原材料熔喷布瞬间成为市场焦点。


伴随世界疫情的发展,以熔喷布生意为素材的纪录片《口罩猎人》大获成功。拍摄者“花总”24日晚接受新京报专访,讲述此次拍摄的台前和幕后。

 

花总在土耳其。视频截图



粉丝的留言

 

新京报:是什么吸引了你做这个选题?


花总:2月26日我从越南去土耳其,当时对疫情有误判。觉得中国大陆比较严重,海外病例比较少。本来今年一二季度想在中亚那边拍其他题材纪录片。在伊斯坦布尔香格里拉有一家不错的中餐馆,发微博有粉丝留言说也在土耳其问是否能见面,就是WAKE,之后就见到了她。


她在跟团队运送口罩之类的物资。我提出想拍摄,当时觉得会被拒绝,但没想到WAKE和林栋商量完,林栋同意了。当时没有任何脚本和计划,以为只是跟着小团队拍摄物资运送。当时拍的时候土耳其还是零病例。来来往往就在酒店大堂,他们就告诉中国人我这边有货来我这边进货。

 

新京报:你是有计划拍摄的,还是遇到了然后临时起意?

 

林栋是代表了很典型的一部分人。在那个大环境下,林栋所做的事情吸引我。我观察林栋这个团队是否有代表性,当时这种团队比较多。他的团队还是很有代表性。但他们确实有共性,是有非常敏锐的嗅觉,对供应链侦查的能力很强。


我见过各种生意人,刚开始我不以为然,认为他们不够专业。但后来发现他们身上有特别特点,是在正常的环境下看不到的。我就像林栋团队的成员跟拍。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问这个人是干嘛的。


我觉得很幸运,第一林栋愿意让我拍,其实他跟我讲过,因为国内很多人觉得林栋交付很慢,所以有个人来拍一下,林栋确实每天在干活。

 

新京报:决定跟拍林栋的故事时,有想过最终会呈现一个什么样的片子?


花总:我不是专业做影像的人,比较感性。我没有大的野心,把口罩贸易风云纪录下来。吸引我的是人,当时我在想,我观察的是小说里的一个人,我在试图找他身上矛盾的地方。在纪录片来讲,在当时那个节点,这个人所呈现出来状态。

当时我很纠结,这个片子带有两种方向,一个方向专注人,另外一个是国际口罩市场。后来就彻底放弃纠结了,因为我只能跟拍。大家看到了两个版本,60分钟的电影版,还有腾讯的剪辑版。我确实很牛逼,因为我抓住了这个选题,但我是个不会做后期的人,但后面有专业的团队帮我完成片子。

 

林栋和助理WAKE。视频截图



有钱才被骗

 

新京报:跟拍过程中,黑市的中间商、甚至军火商,他们真的不介意你拿着机器拍吗?


花总:林栋他们很注意团队安全,他们找了一家当地安保公司,有专业保镖,在这样的情况下出事概率很小。我拿着很小的一个机器。也不是很引人注目。我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,他们是否合规。

 

新京报:你讲到担心是否合规?而且在拍摄中知道了他们的秘密,片子中有个商人直接说他们为了出口的造假文件。你不担心他们知道后对你不利吗?


花总:那个片子出来后,有其他被他们忽悠过的人在微博上@我,我们去看货的前一天,土耳其政府颁布了一个规定。在这个规定下,这些交易是否合法合规,这时候手里有货的这方出货也比较谨慎。


他们不是在骗林栋,因为他们直接说手里的文件就是假的。后来,我在想他们为什么这么坦白,我觉得应该是对方已经用这种方式和很多人做过生意了。像这种忽悠,有可能在当时的市场上比比皆是。

 

新京报:你可能知道会被骗,会知道对方是骗子但还是会这么做?


花总:他说的赚钱和亏钱,我将信将疑。他有个观点,有钱才被骗。刚到土耳其经常被人骗,一方面骗子会来,但手里有货的人也会来。一定要看到货再交钱,有非常多的人只是看到一纸文件就交钱了。

 

预期和评价不一样

 

新京报:关于林栋这个人,你和他朝夕相处了这段时间,你曾说担心林栋会被网友骂成筛子?


花总:网友的评价和我的预期不太一样。疫情期间,有人在发财很容易被人口诛笔伐。林栋长得很帅,90%的女性评价霸道总裁,是小说里的人物。


假如林栋换成另外一个长得不帅的,肯定被人骂死了。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。我没有想到这点,我觉得可以当个课题来讨论,是不是长得帅的男主角就会得来好评价。我在初期确实担心会给林栋带来一些麻烦。我对林栋有个提醒,不要被一边倒的舆情所迷惑。

 

新京报:你怎么评价林栋?


花总:第一眼觉得林栋非常年轻,带点阴郁。他非常紧绷,很多东西埋在心里。有一天在海边散步,林栋突然问我“花总你孤独吗?”一定是很孤独的人才会问这个问题。


我会给林栋打很多标签,但我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用一张标签定义一个人。

 

新京报:有网友关注林栋的后续?


花总:我拍到3月18日之后必须回国了。我回国之前还和他聊过当地疫情情况。我问他你是否真的要一直在土耳其,他反问我“我还能去哪。”林栋现在住到了一间公寓,到目前为止没有感染病毒,在隔离中。等他回国我想拍续集。

 

新京报:会担心林栋吗?


花总:我回国之后时不时会跟他聊,他很清楚这个风险在哪里,他的律师很反对这个片子上线,但林栋是同意的。这个片子播出之后会给他带来麻烦,我也感谢林栋和WAKE,给了我一个机会做这个,我希望这是个开始而不是结束。

 

花总在拍摄中。视频截图



矫情的观察者

 

新京报:曾有人问你到底想得到什么?


花总:真正吸引我的是去游历、捕捉、纪录。最吸引我的,是在各种情况下人的状态,事件是第二位的。事件可能专业媒体记录更好。第一我不是媒体人,我是个很矫情的观察者。我注重的是人。整个故事看起来比较单薄,因为我丢了一张SD卡,丢了7个小时的素材。所以我也提醒拍片子的人,一定要备份。

 

新京报:这个片子的播出,有网友说 “花总最令人羡慕的一点是,他有钱有时间,”你的感受是什么?


花总:网友是在挖苦我。我声明一点我没有钱。但我一直对世界有好奇心。

 

新京报:你当时投入是多少,回报和投入成正比吗?


花总:其实投入没有多少,本身我就住在土耳其。大家看见两个版本的片子,是很专业团队在做,我跟他们是合作关系,所以不需要额外付钱。如果不是合作关系,肯定要付很多钱给他们。如果拍片子都是自己掏钱,那肯定是不可持续的。拍片子一定是爱好,但不要坐吃山空,拍片子拉一些赞助,然后再去拍片子。不要花自己的钱,如果花自己的钱我会很心疼。

 

新京报:比如之前的“表哥”事件、“五星级酒店杯子的秘密”等,包括这次跟拍林栋的故事,其实你一直在冒着很大的风险去揭露问题和记录故事。初衷在哪?

 

花总:我想要做又有流量又有价值的东西。当时“表哥”的事情,我也没想到后面的效果,就是觉得好玩。我不是大家想的正义感爆棚的人。

 

新京报:给这个片子打分10分制的话你觉得几分?


花总:这不是我的片子,这是合作出来,从这两方面我会打一个比较高的分8.5分。扣掉的分是我的原因。我觉得团队做的很好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李婷婷 王昆鹏

编辑 李劼

校对 王心

 


评论区
  • 来自河南省郑州市的网友:

    前排占位,香烟瓜子矿泉水

  • 来自云南省玉溪市的网友:

    追随楼主而来

  • 来自湖北省汉川市的网友:

    前排占座

  •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的网友:

    马克

  • 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的网友:

    占个座,楼主好

  • 来自湖南省醴陵市的网友:

    看看

图吧推荐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艾容医美网综合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广告
大家爱看
广告
    编辑推荐